星期日, 3月 23, 2014

我在大陸的日子 - 工作篇

2008 年,離開 104 中國分公司之後,我回到台灣開始玩起騎車的活動。雖然前途迷茫,但我沒打算想其他的,一心就想先期騎車吧,拋開前一份工作收到的鳥氣。在某天拼命騎車到平溪的路上,我接到了一通電話,氣喘噓噓地接起電話,對方一聽就知道是個大陸人:『你好,我是北京創想空間商務通信服務有限公司 HR 部門,我在中國英才網看到了你的簡歷,想要跟你談談。』就這麼,在幾個月後,我扛著一卡皮箱,來到了北京。

這個當初叫做『北京創想空間商務通信服務有限公司』的公司,後來有了一個品牌名稱:『全時』。它是個小公司,剛剛在 2007 年拿到了 2000 萬美金的融資,兩個 founder 很開心,決心要大幹一場,於是四處招兵買馬,我就在這個時間點加入了這家公司。

『全時』當時做的是電話會議,剛開始嘗試做網路會議。當時的客戶大概數千家,已經是中國小有名氣的電話會議服務公司。我是第一個加入全時的台灣人。後來當然有幾個朋友被我陷害,分別來到全時,只是現在存留在這家公司的就剩下兩個人。有些朋友回到台灣,跟著我在雅虎時代的老闆,一起創業,有了非常好的開始;有的跳槽去了別家公司,頭銜更高,收入也嚇嚇叫。只有我這個不成材的還在這裡繼續學習!

話題扯遠了。全時不賣軟體、不賣硬體,我們賣的是服務,也就是現在最流行的 SaaS 服務,客戶用多少付多少。如今,『全時』是全中國最大的電話會議與網路會議公司,客戶全部是企業客戶,超過 4 萬家,其中包含 Forutune 500 的 300 多家中國分公司,以及 50% 的中國 1000 大民營企業每天使用我們提供的會議服務跟全世界各地的員工、客戶開會。百度每年的開發者大會,除了現場之外,動輒數万人用的是我們提供的網路服務。每天全中國的十大證券公司早盤會議,用的是我們的電話會議。全中國的投資分析師,都在我們的掌握之內。

在這個公司,你會見到的客戶都很有趣,你會見到美商寶潔(P&G)亞洲區的 CIO、施耐德中國分公司的 CIO 這麼巨型外商的老闆們,也會見到中國最大家電商海爾的採購老大、阿里巴巴的 CEO 陸兆禧。你聆聽他們的對話,你會知道這些在 EMBA 課堂上的案例,活生生呈現在你的面前。你會見到 WebEx 的創辦人,談談他們對於企業協作的看法;你會見到 Tibco 的產品 VP,跟你對談大型企業如何面對互聯網。當然,我們也有面對小公司的時刻。我們遇過一個喇嘛,用我們的網路會議,網上開課講授佛法,他是透過電子商務買了我們提供的網路會議服務。

有那麼幾次,我跟兩位創辦人有了比較接近的談話。我說為什麼不考慮去台灣建一個分公司?Gavin 跟 Billy 這麼告訴我:我們都想,但我們去不了。因為我們的業務是被監督的。在中國,所有的電信服務基本上都有著嚴格的管理,這當然是因為中國政府嚴格控制通信的關係,不希望海外不利於中國共產黨的消息傳播到中國境內。所有設立海外分公司的流程,都需要報備審批。這樣各位就知道我們這樣的通訊服務公司能不能去台灣設立分公司了。

老實說,我在決定到大陸北京工作的那一個晚上,睡得很不安穩,因為我第一次意識到我的老闆是個大陸人,我要跟大陸人一起工作了。我們在台灣聽到太多跟大陸職場相關的新聞,老覺得大陸老闆一定是那種很賊、很勢力、把你利用完,就踢到一邊去的人。但是我見到我的第一個老闆 Billy,就被他的見識與氣度給折服。Billy 出身於一個知識家庭,他在家裡面,是學歷最低的孩子。他的爸媽都是博士,他的哥哥在德國也是博士,而他從北京航天大學畢業之後,進入 IBM 當工程師。他跟另外一個創辦人 Gavin,在 1989 天安門事件的時候,在北京的街道上負責守在北京進城的路口,盤查是否有軍車進入。有一天我們談到 1989 年的事情,我坐在他的車上,從八達嶺回到北京,天氣大好,熱得半死,他極其冷靜地描述天安門事變的那一天,但我卻聽得全身發毛。他是一個極其痛恨中國共產黨,但卻熱愛中國這個國家的知識分子。

我更想談的是我跟大陸老闆的相處情況。2008 年,我剛加入全時的時候,那時候我的老闆立下的誓願是要超過 WebEx 這個囊括全球網路會議市場超過 50% 的網路服務公司。2010 年,他超越的對象改了,變成 Salesforce;2013 年,他再度改了,這次是超越微軟的 Lync。口氣很大,是不?但大陸老闆就很敢,有野心。重點是他能不能做到呢?他在 2013 年在國內搭飛機的總里程超過 10 萬英里,一年有一半時間在飛機跟趕往客戶的路上,一年下來見了將近 500 家左右的客戶。當你有一個這麼拼命工作的老闆,下面的人也沒有好過到哪裡去。我每週的工作時間從早上 7 點半開始,到晚上 12 點,扣掉吃飯、交通、休息時間,每天工作時間超過 12 小時,一周7天,大概要工作6天半。工作的強度,大概只有我在負責 msn 開台的那段時間可以相比。我們每年的成長超過 80%,年年如此。

我的老闆管理風格是非常草莽、粗暴的。他曾經拿著我的 PRD 一丟,大罵說這是垃圾、垃圾、垃圾... 但跟我一起合作的同事都知道,我寫的多認真。有時候他的批評會讓我們每一個人都想當場求去,我的同事就曾經當著他的面摔門而出(知道是這個朋友是哪一位的人,就不要說了。^_^)。每次被他罵到臭頭之後,我會回來反省自己,然後再出發。你問我,既然這麼難做,那麼為什麼還需要做下去?因為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個老闆的決心、思考風格與氣度,都跟台灣的老闆們不一樣(各位前老闆,對不起了),讓我願意死心塌地跟著他做下去。他的脾氣不好,但直接,不會跟你拐彎抹角。他極少給我肯定,99% 的時間內,都是對我不假辭色。可是就在這麼一次次的”磨難“、幾近崩潰的邊緣,我知道我又有一個層級的成長。

也許是看遍大陸許多人太會吹噓的關係,我的老闆很講究實事。當一個問題出現的時候,他會很認真的尋找這個問題的本質。從本質上解決問題,然後落實到每一個任務、行動,最後檢查結果,持續改進。他們不玩虛的,所以你很難混,你必須拿出最好的狀態來面對每件事情,慢慢地你會贏得別人的信任。『信任,是最高的成本!』這是我的老闆告誡我們產品經理們的一句話,我深深記得這句話背後的意義。

雖然每次開會都被老闆奚落或責罵,但如今在我的公司裡面,最穩定的產品經理也都是台灣人。有一次面對客戶,他介紹我的時候,那個客戶非常驚訝,為何我們會聘用一個台灣人的時候,他說:我們發現台灣人認真、專業,對產品質量的要求比我們國內的都要高。那個時候,我覺得身為一個台灣人,真是光榮。

13億的大陸人,並不是每個人都有一定的知識水平。文革摧毀了他們對於道德、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關係、公平分配的概念,所以到了今天,我們依然會見到許多我們所不樂見的場景:隨地吐痰、搶占座位、在公共場合大呼小叫...。老闆之一的 Billy 曾經問我:你覺得用 20 年的時間,大陸是否可以趕上台灣現在的表現?我遲疑了一下,我說:20 年可能是不夠的,可能要 50 年。他嘆了口氣,然後說:雖然我並不願意承認,但這是真的。

所以別再因為服貿的原因,而仇視了海峽對岸的中國人。我喜歡我現在面對的老闆跟同事。

星期二, 1月 01, 2013

一次美好的法國菜饗宴:十榛法菜

法國菜一直是我少數敬畏不已的菜式。說敬畏不已,當然是因為正宗法國菜的規矩挺多,搞懂桌上那一堆刀叉碗盤怎麼用就有分寸,吃飯時緩緩前進的速度比起懷石料理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精緻、香醇、奢華(請容許我用這樣的字眼形容,因為吃一次真的不便宜),一直以來是我個人對法國菜的印記。

我很少有機會吃到法國菜,除了在台北去過 Tutto Bello 之外,剩下來的就是某年歐洲之旅有緣吃上米其林三星的餐廳,從此再也不曾遇過。可能正是因為這種具有距離的美感,所以即便去了東京、上到北京(無論是北京還是東京,都有評價極高的法國菜餐廳),都不曾體驗過當地的法國菜餐廳。

在 2012 年的年末,卻因為一個出其不意的意外,引發了一次美好的法國菜之旅。這當然要感謝好友 +Valentino Tseng  的邀請,讓我跟 +Karin Lee  過了一個開心的 2012 年最後一夜。但更讓人意外的是,這個隱身于北京胡同內的法國餐廳,竟然與我們有著非常大的淵源。

這家餐廳叫做『十榛法菜』。如果你走進餐館所在的小胡同,如果沒有熟人帶領,幾乎是找不到的。十榛法菜餐廳只有一張桌子,每次只接待一組客人,無論你是兩人同行,或是多到八個人前來,都是同一張桌子。我問了主廚,為何取名十榛法菜,主廚回答:“十”寓意十全十美,希望每次的盛宴都能賓主盡歡,成為一次難得的享受;“榛”則來自《淮南子・原道訓》的一句話:『隱於榛薄之中』,因此餐廳開在幽靜的小胡同內,讓客人在身體、心靈、口感上都有美好的體驗。當然囉,台灣的朋友用台語發音,就知道這個店名有另外一層意思...:)

先來講當晚的菜色吧,讓各位先瞧瞧這家餐廳的主廚為我們帶來什麼樣無比美好的饗宴:
全麥麵包以及墨魚麵包
主廚為我們先準備了全麥麵包以及墨魚麵包。這些麵包都是主廚自己做的,完全不假手他人。全麥麵包裡面包含了麥麩,因此口感上更香。阿乾提醒我們不要吃得太多,顯然他上次的經驗告訴我們,這會兒吃太多麵包,等下完全撐死自己肚子。
前菜登場:
鮮烤茄子

主廚先將茄子去皮,然後切丁烤過。上面加上半個"有機"蛋,並且用法國不列塔尼的植物(抱歉,我實在不知道那是什麼)替代鹽巴提味。我向來不愛吃茄子,但折服于主廚的手藝,無論是那半個糖心蛋、或是下方的茄子,都美味的不得了。這讓我對後面的菜色起了極大的興趣。

鮭魚捲:
鮭魚片裹蘋果條配酸奶

鮭魚片裹蘋果條配酸奶
看起來跟一般西餐廳差距不大的鮭魚捲,原本以為鮭魚包裹的是薯條(我太習慣西式速食了,請見諒),吃下去之後才發現是蘋果與梨子切成的條塊。鮭魚片小烤過之後加上主廚用五年時間養出來的酸奶(台灣有另外一個名稱:優絡乳或是優格),配上加拿大魚子。鮭魚的香味配上五年陳香的酸奶,真是絕配啊,在口中融合的那一瞬間,實在很難用筆墨形容那種舒服的口感。

鵝肝:
鵝肝、奇異果、台灣土鳳梨的完美融合

鵝肝
鵝肝在法國菜當中幾乎是不能少的菜色。但我個人因為不吃內臟類的食品,尤其是這幾年痛風症狀加劇之後,這類食品一概不碰,也因此只好把鵝肝交給 +Karin Lee 專享,只吃了擺盤當中的水果。主廚說到這道菜的時候,他特別選了 500 克以下的鵝肝,讓味道不會過重,配上兩種不同口味的奇異果,然後輔以從台灣來的土鳳梨醬,根據 Karin 事後的回憶,她說鵝肝的美味充滿口中,略略微酸的奇異果與鳳梨丁,充分提煉出鵝肝的香味。

南瓜湯:
有著故鄉情感的南瓜湯
主廚端上這道湯的時候,特別要我們先嘗一口,感受一下那裡面的味道,並且說:這是一道有著故鄉情感的湯。原來主廚在南瓜湯裡面加上了台灣象徵:番薯。南瓜的清香加上蕃薯稍稍濃郁粘稠的味道,化為一種全新的南瓜湯口味。對了,在湯中,主廚還偷偷藏了一個火烤的干貝,甘甜甘甜的滋味,久久不化。

主菜:
用兩天時間醃製、然後小火烘烤的豬肋排

主廚巧手下不同角度的豬肋排
在 Valentino 約我們吃飯的時候,由於其他同行的朋友不吃牛肉,因此詢問我要吃雞還是豬肉,當時我們考慮了雞肉(當然這背後有安大夫耳提面命的交代)。不過他跟主廚討論之後,決定主食吃豬肉。這讓我很好奇,豬肉在法國菜裡面如何調理。上菜的時候,讓我大開眼界。

主廚買了豬肋排,還特別請肉販保留了上面的五花肉肥肉,將這個豬肋排醃了兩天。然後把三分之二的肥肉切除,放進烤箱用 180 度的上火烤 45 分鐘,加上麵包麩以及鳳梨塊,旁邊搭配小巧的萵苣。美麗的擺盤,讓旁邊一起參加這次晚宴的小妹妹提醒我可能要來個 360 度全面拍攝。果然無論從任何角度看,都是讓人胃口大開、色彩鮮艷的美味菜色,而且主廚還建議我們搭配之前的全麥麵包。吃進口裡,讓人完全忘了傳統對於肥油的豬肉印象。

到此,我們每個人幾乎都已經撐到不行。但是主廚前面這幾道菜的表現以及他特殊的身份讓我對於後面的甜點更加期待。忍不住趁著去要溫水的時候,透過玻璃窗看了廚房桌上即將上桌的甜點,回到主桌上,我說:This is definitely the dessert I love.

甜點:
精緻可口但又不膩的草莓甜點

Karin 開心地拿起甜點
最後的甜點終於上桌。下方是北京當地的草莓切塊,中間是主廚自己烤的蛋糕,上方用兩種奶油混合。這個奶油還不是外免買來現成的奶油,而是主廚親手打的。主廚特別交代,要把甜點混打才好吃。幾位女士都很秀氣,不願意打成混泥狀,我倒是立即打成混泥,然後直說好好吃。果然奶油跟蛋糕、草莓、還有上方的野莓混合之後,甜而不膩,一下子就吃完這一大杯的甜點。這種極有創意的甜點,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吃到。

最後該來介紹一下十榛法菜的主廚了。印象中法國菜的主廚都是胖胖的、壯壯的、年紀不小的老外,但開門出來找我們的卻是一個很年輕的小伙子,他叫王昱傑,來自台灣台南。
『十榛法菜』主廚王昱傑

Surprised! 對,他來自台灣,高中畢業之後,因故沒有考上大學,跟家庭抗爭的結果,終於獲得家人的支持,服完兵役去瑞士餐飲管理學院念書,然後到法國藍帶廚藝學院繼續攻讀,拿到藍帶學院頒贈的西餐師與甜點師雙證照。
法國藍帶廚藝學院西餐師與甜點師證照
但他也並不是這麼一帆風順地就到北京來開餐館。他先到里昂工作,然後轉到巴黎工作。在同學的慫恿下,來到北京的昌平開店,結果賣的是法式學生快餐。因緣際會認識了幾個在大陸的朋友,在他們資助以及三顧茅廬之下,終於有機會隱身于小巷之內,開啓了這片新的天空。

一個一餐只接待一桌客人的小餐館,你可能很難想像它會賺錢。我問了王主廚,他心目中的理想當然是希望來到北京的東邊開一間能正式提供法式菜的白領餐廳。從言語中,你可以看出來他的認真與執著,我也相信他很快就會實現這個夢想。

這是一個極有意義而且美好的夜晚。感謝乾董提供的機會,讓我們有機會親嘗這美好的法國菜,為 2012 年留下一個美好的句點。

星期日, 5月 06, 2012

日本立山黑部行 準備篇

在兩年前偶然看到立山黑部官網之後,對於這個號稱日本阿爾卑斯山脈的北陸地區懷有極大的興趣,只不過因為每年都因為種種原因錯身而過,直到今年年初跟 Karin 說好今年五一假期就去日本走走吧,於是開始規劃這個行程。而原本是兩個人的旅行行程,因為好友 Andy 也想『參考』一下我們的行程,因此 Andy 夫妻倆也成為此次行程的團員。加上 Karin 的外婆在年後突然地過世,看到 Karin 的媽媽的狀況不是太好,於是我們就主動邀請了 Karin 的爸媽一起加入,最後也把我的母親拉進來,於是就組成了這麼一個七人團體。(下面的照片不包含 Andy 夫婦)
我最愛的家人們
安排行程最大的艱難點並不在于路線的安排,而是如何能滿足每個人的需要。原本自從安排之前被朋友們念到死的日本行程之後(特別是住在一個晚上要價八萬到十萬日幣,由原研哉設計的藤屋那一晚),我就暗自發誓再也不想擔任這種吃力不討好,又會被人暗地碎碎念的苦差事,只想幫自己跟 Karin 安排就好,畢竟每個人對旅行的期待都不一樣,何必委屈別人來配合自己。

而且年紀漸長,這幾年在大陸工作,想到自己對媽媽盡孝的時間很少,多半是靠台北的妹妹跟妹夫幫忙照顧媽媽,內心總是有一些遺憾;而且回台灣參加 Karin 外婆告別式的時候,看到兩位老人家面對自己親人離世難過不已的情形,我跟 Karin 都覺得應該帶他們出來走走,讓心情可以適時轉換一下。再加上 Andy 推波助瀾,最後還是就這麼撩下去了。為了讓大家都能同一時間被 sync 到相關的訊息,我在 Facebook 上面開了一個活動,並且把相關參加者以及兩家人的兒子女兒全部加進來,讓他們知道相關的訊息。

雖然人數不多,但安排起來也真是夠艱難的。首先我跟 Karin 住在北京,Karin 的爸媽、我的母親、Andy 的太太都住在台灣、Andy 人在上海,要分成三個地方分別前往日本,需要事先確認好每個地方的班機時刻。我票買得太慢,最便宜的達美航空機票沒買到,最後只好買日本航空,來回票價 3260 元人民幣。Andy 也選擇了 JAL 從上海出發,價格也差不多;而台北地區的幾位老人家,決定讓剛好在大陸工作滿五年,需要回台灣過 tax break 一個月的 Karin 以及 Andy 太太一起帶領到東京會合,他們就選擇了最低價的達美航空,往返要價 10999 元。

七個人當中,有三位年紀已經超過 65 歲的老人家,行程不能排得太滿,路不能走得太多,免得老人家吃不消。此外,對於每一天安排的住宿問題,一直讓我很頭痛。首先我不敢放任自己的慾望,去訂我內心的頂級選擇,所以我最鍾愛的東京椿山莊四季飯店之類的頂級飯店自然是不能考慮的了;但是也不能排得太差,類似東橫 inn 這一類廉價旅館又怕他們住不慣,因此在安排住宿的地方頗費思量。經過長達一個月不斷上網爬文,幾度推敲,最後選定了下面這樣的旅程安排:

Day 1:分從兩岸三地(北京、上海、台北)抵達東京,當日停留在東京(新宿小田急南悅飯店
Day 2:從東京搭 JR 特急快車前往松本,當天住宿在松本市旁邊的淺間溫泉(和泉莊
Day 3:從松本市到信濃大町,往立山黑部前進,當晚住在室堂(室堂山莊)
Day 4:從室堂下山,經過富山,當晚住在金澤(ANA Crowne Plaza
Day 5:從金澤搭濃飛巴士抵達合掌村,停留幾個小時之後,轉往下呂溫泉(川上屋花水亭
Day 6:從下呂溫泉搭 JR 特急快車抵達名古屋,轉搭新幹線抵達東京(ANA InterContinental Hotel
Day 7:東京逛逛,然後搭車回到各自的出發地

事後證明,這樣的行程雖然不是太滿,但也把大家給折騰地七葷八素,媽媽一直說:『我的骨頭都快被拆散了。』(大笑)

搞定了機票與住宿,接著就是各個旅遊點的交通問題,由於跨越了好幾個地區,只能選擇 JR Pass,這種火車套票可以讓我們使用日本國境內七家JR 分公司的各種火車,雖然有少數車次不能搭乘,不過對於我們這次行程來說,已經足夠用了。JR Pass 只能在日本國境之外購買,經過比價之後,我選擇在北京購買七天的套票,每張價格是 2290 元人民幣,比起台灣價格要稍微低些,畢竟能省就省!
JR Pass 在出發前一天到手
萬事俱備,就準備出發去了!


星期日, 9月 25, 2011

我的柏林行(一):佩加蒙博物館

前前後後到德國好幾次,可是卻一直不曾造訪過柏林。但每次看德國旅遊指南,介紹最多的都是柏林,而且廣泛地描述了柏林在這十年之內如何將殘破的東柏林改造為一個現代化的都市,配合許多新式建築的誕生以及上百家博物館,終於讓我在這次安排行程的時候,第一個列入必定造訪之地。

考慮機票費用之故,我們並不是直飛柏林,而是在法蘭克福降落之後,辦理入境,然後改搭 ICE 高鐵到柏林的。長達 15 個小時的飛機行程加上 4 個小時的轉機,其實我們兩個已經困到一個不行,下圖就是一個實例。
過境杜拜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睡死了...被張太太偷拍下來
回到柏林吧。因為第一次到柏林,對柏林的一切都很陌生,雖然我非常大手筆地在柏林停留五天四夜,可是事後想起來,仍然不足以對柏林有一個比較粗淺的認識。拿柏林跟東京相比,即便是我第一次到東京的時候,但仍然極有方向感地立即前往那些已經從旅遊書上一讀再讀的地點;但是柏林卻不是,你總得摸個兩三天才搞懂要怎麼玩柏林。我們抵達柏林的第二天隨即買了 Welcome Berlin Card,但我覺得用的比較好的時候,已經是在柏林的第三天,這時才搞懂可以用這兩張看起來像是車票的通行券能做哪些事情。
如今回顧起來,我反而會建議第一次去柏林的朋友們,不妨先去動物園地鐵站搭 100 或 200 號公車,把柏林的重要景點先做個瀏覽,然後再深入地去走訪一趟。

當然我們最後還是把柏林重要景點都走馬看花地玩了一次。我覺得最有價值的,莫過於已經被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博物館島。我原本是很有雄心地想要把博物館島上面五個博物館全部看完,可是實際去了之後,就知道我野心太大,這五個館想要看完,非得在這裡待上一周不可。最後,我只能妥協地去了最想去的博物館:佩加蒙博物館(Pergamonmuseum)。佩加蒙博物館一共有三大部分的展出:文物收藏館、遠東博物館、伊斯蘭藝術博物館。很多人說:如果你來柏林旅遊,時間不夠看很多的博物館,只能選擇一家博物館,那麼最佳選擇就是佩加蒙博物館。我在一進入這個博物館之後,就終於知道為什麼大家都這麼說。因為你進入展館之後,第一個看到的「展物」就是一個Pergamon Altar (佩加蒙神殿,也有人翻譯為:佩加蒙祭壇或是宙斯大祭壇)。
建於西元前 200 年的佩加蒙神殿

神殿的柱子,只能用嘆為觀止來形容這個博物館的收藏
而在之後,還有更精采的巴比倫時代的 Ishtar Gate,這個高 38 尺,整個城牆以寶藍色彩釉瓷磚貼上的城門,再度震撼了我們。
城門
精美的釉瓷

而樓上則展出近東亞地區伊斯蘭教的展覽品。這裡也是處處讓人感到驚豔的地方。
整個圓頂天花板都搬進了博物館
整個佩加蒙博物館實在太大,要一一檢視實在不可能,到最後都是匆匆一瞥。在看展的途中,經過一個地下室入口,這時候一個館員說你們下去看看,下去之後,才知道這裡還保存著石棺以及木乃伊實體。說實在的,那時候很不舒服,我跟 Karin 幾乎是用跑上來才覺得身體感覺好些。

我們在還沒有恢復身體的疲憊之下,用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快速走完博物館,結束這一天的行程。

星期二, 9月 20, 2011

我的 A380 初體驗

每次出國,在上飛機之前,都會拍下這次要搭乘的飛機,並且確認一下型號,看看是不是我沒有搭過的班機。出國次數多了,大部份重要的飛機型號大概都覆蓋了,當然類似協和號這樣的飛機已經成了絕響,所以一般的飛機已經沒法滿足我的好奇心。

在規劃這次歐洲旅遊的時候,我看到了阿聯酋航空推出 A380 北京飛杜拜轉機的航班,然後再以 Boeing 770 轉到德國法蘭克福,票價含稅後大概是 7100 元人民幣,感覺非常值。而且經過一番研究之後,北京到杜拜 8 個小時,起飛時間是晚上 12 點;杜拜到法蘭克福耗時 6 個小時,起飛時間是早上 8 點,到法蘭克福是下午 1 點,接起來挺順利的,想到之前飛往德國,都是痛苦地坐了 14 個小時的飛機那種感覺,於是乎我就訂了這家航空公司的機票,而捨棄了直航的打算。

很開心地辦理了出關,正式踏上蜜月之旅。第一個"亮點"自然就是那 A380 的體驗。在登機門看到的時候,還不覺得有多大。等到要準備登機了,才發現...哇,怎麼這麼多人。因為 A380 可以容納的旅客數高達 580 人。
這樣看覺得飛機不大,結果跟旁邊的 747 比較,747 感覺像是嬰兒玩具
正港 A380 我來了
在登機的時候,A380 需要動用 4 個天橋讓旅客依序進入飛機。對,你沒看錯,4 個天橋,所以登機的時候,覺得好壯觀啊。上飛機的時候,阿聯酋航空在進場的時候擺了一台體重計。我想:靠,該不會上飛機的時候,還要秤體重吧。結果到了附近才知道,阿聯酋航空對大陸旅客左手一包,右手一袋拿超重行李有了豐富的經驗:在辦理 CHECK-IN 的時候,他們會很有技巧地讓你在你的包包上面綁上一個標籤,讓你覺得受到尊重,完全沒感受到這其實後面還有一招。等到登機的時候,如果你帶的袋子沒有阿聯酋航空的標示,一定要秤重。超重就罰款!這招太厲害了。

進入飛機之後,瞬間我 HOLD 住了,好大的機艙,好大的座位,好大的螢幕,簡直開心死了。
在自己位子上拍照,發現無法整個拍完機艙的寬度
注意到了嗎?經濟艙的位子好大,旁邊的張太太還可以翹腳
靠窗的間隔位子好大,最適合我這種胖子了
阿聯酋航空 A380 提供經濟艙 10 吋電視螢幕,而且附有插座,提供了 1200 個頻道讓你在飛機上絕對不會覺得無聊,只怕自己看太多,忘了要睡覺。一上飛機,空服員馬上送上熱毛巾給旅客,這不是商務艙才有的服務嗎?在阿聯酋航空的經濟艙就可以享受到喔。很值得一提的就是阿聯酋班機上的娛樂設施,也就是 I.C.E.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Entertainment),你可以從五個角度攝影機看飛機外面的景色,也可以觀賞 1200 個頻道的影片,也可以用這台電腦看 PDF 報告或是你自己的照片(有 USB 插座),還可以透過螢幕發送郵件以及 SMS。所有的螢幕都是觸控式螢幕,你也可以用遙控器上類似滑鼠的功能操作整個螢幕。
10 吋螢幕看起來果然不同凡響
如果你不想看電視,抬頭看座位上的天花板,你就會看到目前所處位置的星雲圖。隨著班機往歐洲飛去,星雲圖也隨之變換。這真的好酷,而且是偷偷地讓旅客發現,很有趣。只可惜我的拍攝技術不佳,完全拍不到這美麗的星空。

我們在飛機上的餐飲,阿聯酋航空提供的服務也略有可取之處。以往搭國泰航空飛往歐洲,用的刀叉都是塑膠的。這當然可以理解,在 911 之後,各國航空公司都提高了安全管理,因此將經濟艙的刀叉都改為塑膠,但轉而一想,商務艙客人用的還是鋼製的刀叉啊,難道恐怖份子就不會搭乘商務艙嗎?想想顯然還是降低成本考量的因素比較高一些。在搭乘阿聯酋航空班機的過程中,使用的刀叉都是鋼製刀叉,起碼在使用上順手多了,至於食物品質,恩,在經濟艙上面都差不多啦,倒是從杜拜起飛往法蘭克福的路途上,我們體驗了傳統阿拉伯食物,Karin 後來給的評語是:還好我們沒生在阿拉伯。
飛機上第一餐:牛肉豬肉
飛機上第二餐:蛋餅早餐
A380 可能因為是載重量大,因此在起飛與落地的時候都極為平穩。Karin 坐在我旁邊,都還沒發現飛機已經在滑行準備要起飛了。如果讓我對於此次搭乘阿聯酋航空給予評價,我想我應該會給 9 分吧(滿分 10 分),因為真的很滿意!

星期一, 9月 12, 2011

那一年,我跟霧社事件相逢

1978 年,那年我國小五年級。 因為幫老師管理學校教材的原因,有時候老師會交給我一串鑰匙,讓我開老師辦公室旁邊的一個房間去拿教具或是歸還教具。在這間教室裡面,有一個書櫃,裡面放著許多教學相關的書籍,不過書櫃總是上鎖著,而我每次進進出出,也就是匆匆忙忙,沒有仔細地看書櫃裡面有什麼寶物。

有一天,我依循往例,去這個房間放教具,經過書櫃的時候,突然眼睛瞄到一本書『霧社事件』。什麼是『霧社事件』?基於好奇心,我斗胆沒有經過老師的同意,把鑰匙串裡面看起來可以打開這個書櫃的鑰匙全部試了一次,終於打開來書櫃的玻璃門。我拿著這本書,就地蹲下開始翻閱這本書,就這樣,我知道『霧社事件』是怎麼一回事情。

我忘情地讀著當時的歷史,可是每天下課時間只有 10 分鐘,怎麼辦?我只好每節課下課都往這個房間跑。結果就有這麼一次,被老師抓到了。老師問我為什麼要看這本書?我說很好看啊,渾然就是當故事書來看。老師也沒說什麼,只說:這本書不要帶出去喔,在這裡面看完就好。

那時候,我是個既膽小、又只會聽從爸媽老師的話,要我看什麼書,我就看什麼書的孩子。想像一下,一個小孩子在偶然的時間,突然打開了一個世界。原來世界不像我們小時候看的書都是如此地美好。(雖然在現實社會中,我經常是被同班同學欺負的對象,當時也不覺得這個社會有這麼的幸福) 但是像霧社事件這樣的歷史事件,卻是在那個過程中震撼了我。

我用一個禮拜的時間終於看完了『霧社事件』整本書。這些年來,我始終沒有忘記當時這本書裡面的部分內容,我也試著多次在逛書店的時候,找找當時看的這本書,可是總是尋覓不得。一度以為這是一個禁忌,所以在台灣的出版品列表中變成空白。

在幾年前,聽說有一個導演拍了30秒的短片,非常驚人的視覺效果。看了之後,我才發現這個就是霧社事件的故事,而我也開始知道導演叫做魏德聖。當時這個短片是為了籌資而拍攝的,我驚訝于這個短片拍攝地如此精緻,但又有一種感覺:為了籌錢,當然要拍的好看。當然,後來也沒有繼續聽說太多關於這個短片的後續故事。

電影『海角七號』大獲成功,許多人開始關心他的下一部作片。魏德聖宣佈開拍『賽德克巴萊』,我再度想起來幾年前看到那個短短的短片,並且期待有一天能看到這部電影能真正完成。但我又很擔心這部電影在台灣既有的水準之下,會拍的不倫不類。但如今看起來,我似乎多慮了。我看著各式各樣的電影相關報導,不斷的將那國小五年級的閱讀體驗套用在觀看電影預告的過程裡面。

 

看了電影預告之後,我的感覺是:即便是最後魏導的電影沒有在世界各個電影獎項中得到獎項,但我覺得這部電影對台灣的電影生態、人們對於土地的認同,都產生了重大的影響。雖然我因為工作的關係,沒有辦法在短期內回到台灣看到這部許多人視為史詩級的大作,但童年時代看『霧社事件』給我的印象太深,以致於讓我無法忘懷。我知道終究我會進入電影院或是買下 DVD 看完這部電影。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在 911 的晚上想到了這件事,決定起身寫點跟科技無關的小段落,算是對我兒時回憶與現實社會時間結合的一個響應吧。

星期日, 8月 21, 2011

島內出走

在7 月底帶媽媽回台灣的時候,我買了《島內出走》這本書。其實在很久之前,就看到這本書的封面,但我始終沒有下手將它帶回家,直到一個半月前,我同步看了兩本大陸人寫的台灣遊記,都分別提到了這本書,這讓我覺得很好奇,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們願意承擔高昂的代價,決定來台灣走一回,並且滿足地跟更多人說台灣的美好?於是我買了這本書。
就像是我之前在 Facebook 上面說的,離開台灣越久,買關於台灣的書就越多,因為有著對台灣更多的眷戀,想要更加瞭解台灣的心意也更多。蛙大的《島內出走》完整記錄了他們 20 天沒有計劃的單車環島活動,雖然處處都是好笑的點,也為他們幾個大男人長年的友情帶來的情感而感動不已。但另一方面,我也能體會蛙大在這本書當中鋪陳的一種“走自己的路”的情緒。是的,對於一個一個上班族來說,在歷經工作的起伏波折之後,其實是想要突破的。在我的工作當中,也經常有這樣的場景出現,而且在來到北京工作之後,這種感受更強烈。很多時刻,我都很想要就這麼放棄了,但是內心總有一種聲音告訴我:不要輕易地退縮,不然你就輸了。這種感覺就在我騎車的過程中是如出一轍的。但是時間久了,我總會想著一件事情:我的下一步在哪裡?如何突破?

因為《練習曲》,我開始了我的單車之路,而且樂此不疲;在看完《島內出走》之後,我決定在 2012 年跟著 Karin 一起走訪我們鍾愛的台灣土地,用單車出走台灣。更重要的是,我會找到自己的路,勇敢踏出那一步。